这个享誉世界的中国男人,在婚姻中究竟有多坏,才会被岳母恶毒诅咒,入狱四年,儿子自杀?!

据说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加拿大留学移民网颜值高于普通人


每一个好看而有文化的人

都置顶了“加拿大留学移民网

FROM德国优才计划

转载授权请与原作者联系

“如果你嫁给了他,

肯定会后悔的!

要是你有了孩子,

他会自杀的!”

这是一位母亲对女儿说的话。

那她女儿要嫁的男人一定很坏吧,

不然她怎么会说出如此残酷的话?


可这个被诅咒的男人,他誉满世界,

集翻译家、历史学家、学者、

诗人、革命家于一身;

他德披天下,集传统与自由品质于一身;

他译遍了整个中国,一生作品之丰,

无人能望其项背!

可这样完美的他,究竟为什么,

会被岳母如此恶毒地诅咒呢……?


他,就是杨宪益



1915年1月10日,他生于天津,

这个家族声势显赫,人才辈出,

一度出现过两次五子登科,

曾祖杨殿邦曾官至漕运总督。

直到上世纪30年代,

在北平、天津一带,只要一提起,

安徽泗州的杨家,晚清遗老遗少、

民国军政要人都会连声称道、肃然起敬。



父亲杨毓璋是天津中国银行行长,

与袁世凯交往甚密,风光无限。

而他作为独子,备受宠爱,

从小就锦衣玉食,生活奢靡,

穿的还是袁世凯赠送的,

象征王公身份的清廷黄马褂。



可他妈妈在生他之前曾做过一个梦:

梦见一只老虎跳进她的肚子。

算命先生说:这既是吉兆又是凶兆,

这个男孩将孤单地长大,没有兄弟,

他父亲的健康也会因他的诞生,

而受到危害,但是,

他在历经许多不幸和危险之后,

最终会取得事业的成功。





没想到,
这个算命先生的预言居然应验了!




他确实是家中的独子,

父亲也在他5岁那年去世了,

但是父亲留下一大笔丰厚家产,

他的身边仍是围绕着一大堆仆人,

在温柔富贵乡里无忧无虑地长大,

他连幼儿园和小学都没上过,

先生都是直接请到家里来教的。



难能可贵的是,

这个有着至高无上地位的小少爷,

偏偏理想高于天,才智超于人。

大家都惯他,可他没被惯坏,

他有的是钱,可以挥金如土,

却把钱全用来买书。

他酷爱读史,精通国学,

小小年纪就熟练掌握英文,

看国内的不过瘾,

还直接从国外订购原版书看。



他天资实在非凡,才13岁时,

先生就表示已没本领再教他。

母亲这才将他送进一所教会学校。

1936年,21岁的他,

又以优异成绩考入顶级学府牛津大学,

当时,牛津每年仅收一位亚裔学生,

入学考试极难,可他只用五个月时间,

学会希腊文和拉丁文,成功通过考试,

学校老师都不敢相信,认为一定是侥幸,

坚持让他推迟一年入学。

被如此误会,他却很想得开,

便利用这一年时间游遍欧洲大陆,

见识了各种场所,

喝遍了各种各样的小酒馆,

阅读了大量书籍,不亦快哉。



更难能可贵的是,

这个不识人间疾苦的小少爷,

偏偏碧血丹心,一腔爱国情。

回到牛津后,正值抗日战争爆发,




他无心读书而是把大部分时间,

都用于宣传抗日,

在学校组织各种爱国主义活动,

号召大家募捐,支援国内抗战,

他还将中国协会这个100多人的组织,

发展到了1000多人,

钱钟书、杨绛等皆是其成员。






在牛津校园里不务正业的他,

才华却是在牛津出了名的好。

出于好玩,才24岁的他曾一口气,

就把《离骚》按照英国18世纪的,

英雄双行体的格式翻译了出来,

让英国人大吃一惊。

至今,这首译诗还被作为经典,

屹立在欧洲各大学的图书馆书架上。



在牛津,他还遇到了此生挚爱,

一个叫戴乃迭的英国女子,

突然闯进了他的生命里。


他是牛津的中国学生会主席,

戴乃迭是学生会的秘书,两人因此相识。

乃迭和中国颇有渊源,父母是传教士,

而她出生在北京,七岁才回到英国,

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
戴乃迭


戴乃迭在牛津第一次见到他时,

只觉得他举止斯文,彬彬有礼,

再深入接触以后,

才发现这个男人很不简单,

虽贪玩调皮但知识渊博,绝顶聪明,

崇尚自由,喜欢书画,爱喝酒吟诗,

但最打动她的却是他对自己祖国的热爱。



她就这样因此爱上了他,

因为爱他,她干脆改学中文,

成为牛津大学攻读中文学位的第一人。

他也爱上了这个女孩,

除了为她惊人的美丽所吸引外,

还有她那颗质朴的心。

她清新脱俗,丝毫没有英国,

上流社会女孩常有的虚荣与势利。


那个年代,异国恋还很罕见,

走到哪都得受尽人们的指指点点,

可他们还是牵起了彼此的手,

没想到一牵,就是一辈子……



1940年,他拿到英国文学硕士学位,

可他再也不是当年的阔少爷了。

他在国内的丰厚家产,

被两个叔叔投机生意亏空,

仆人散尽,房产田地卖得罄尽。

那时哈佛大学愿意高薪聘请他担任助教,

如果他留在美国,就能继续过好日子,

可他却毅然决定回到战火纷飞的祖国。

他说:我是中国人,

理应和祖国一道受难。”


戴乃迭知道后也想跟他一起走,

而他明确地告诉她:

“我们不是一块到美国去,

而是到中国内地。

我是预备回去受苦的,你受不受得了?”

她坚定地表示:无论有多么难,

你到哪,我就跟到哪儿。


可他们的爱情却遭到,

乃迭母亲的极力反对,

乃迭母亲在中国生活了10几年,

深知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有多大,

更何况当时的中国烽烟滚滚,

乃迭母亲勃然大怒,残忍地警告她:

如果你嫁给一个中国人,

这一辈子一定没有好下场。

你们的孩子会自杀的!



可真正爱一个人,

就会爱他的一切,

爱到不在乎未来。


她不顾家人反对心甘情愿地跟着他,

从英国出发,四处辗转到达重庆。

没想到母亲一看到他带回个,

金发碧眼的英国女孩就大病一场,

亲戚朋友也都无法接受。


但热恋已成痴,他们彼此不悔不改,

1941年2月16日,

两人穿着美丽的唐装迈向婚姻殿堂,

婚礼简单朴素,两位证婚人却大有来头,

一位是当时中央大学的校长罗家伦,

另一位是南开大学的校长张伯苓。

在人们热烈的祝福声中,

终于她成了他的新娘,他成了她的新郎。



为了生计,婚后他不得不带着她,

在西南各地奔波教书,生活极其艰苦,

每天住茅屋、点油灯、汲井水。

他觉得自己亏待了她:

这个英国姑娘本来应该过着,

摇篮曲里所说的那些日子:

坐在垫子上做针线,

吃草莓,吃糖,喝牛奶。

可乃迭却用近乎童话般纯洁的心,

死心塌地地追随他,她说:

“我本来就是来爱你的,不是来享受的。”


物质匮乏,战乱流离,

两人的感情却愈加深厚。

她为他,学会了中文,

会写一手正楷小字,

还能用文言文写小故事。

他为她,平时生活里尽量只讲英语,

她总是笑着抱怨:

“因为你,我中文总是学不好。”


戴乃迭怀抱孩子与杨宪益家人的全家福


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,

结束了颠沛流离的日子,

他们的生活才开始变得安稳。

当时重庆国立编译馆的,

负责人梁实秋正犯愁,

过去都是英文名著翻译到中国来,

但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却鲜少翻译成英文,

这让西方对中国文化极度的陌生。

梁实秋下定决心要找到,

把中国古典名著翻译成英文的学者,

而杨宪益就是最好人选。


于是在梁实秋的主导下,

他翻译了《资治通鉴》,

从此彻底打开了他翻译的大门,

一发不可收拾。



他和乃迭一起进入外文局工作,

在外文局,他和乃迭的译稿速度之快,

质量之高是有名的。

译书的时候,常常是他手捧一册书,

一边看一边就直接口译。

乃迭则坐在桌前敲字如飞。

等翻译完毕,两人再一同看稿,

斟酌其中的不妥之处。

乃迭的帮助下,

他完美完成了一部部作品。


他是向世界介绍《离骚》的第一人。

也是把《史记》推向西方的第一人;

他翻译的《鲁迅选集》,

是外国高校教学研究通常采用的蓝本;

他和乃迭翻译的三卷本《红楼梦》,

与英国两位汉学家合译的,

五卷本(译名《石头记》)一并,

成为西方世界最认可的《红楼梦》译本,

至今无人超越……

他还翻译了《长生殿》、

《牡丹亭》、《宋元话本选》等经典作品。

可以说,他翻译了整个中国,

直至今日,成千上万学习中文的,

外国学生依然得依赖他的著作。

而他的每一部译著,在他的名字后面,

一定跟着她的名字——戴乃迭。


杨宪益戴乃迭翻译的鲁迅小说 。


杨宪益戴乃迭翻译的王蒙小说 。


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,

从先秦散文到当代作品,

他和乃迭联袂翻译了近千万字,

在新中国初期他们过的,

幸福而又安宁,硕果累累,

夫妇二人几乎翻遍了中国经典文学作品,

那些看上去简直无法翻译的著作,

却在他和乃迭的努力下,

充满趣味地走进了西方人的心中。



然而岁月绵长,生活的苦水,

竟越来越汹涌,要把他和她淹没。


乃迭把一生都奉献给了,

在中国她挚爱的丈夫和翻译事业。

在来到中国的20多年里,

她仅回过一次英国看望母亲。

她对金钱毫不在意,抗美援朝时期,

她还配合丈夫凑足了4万多元,

捐款为中国买飞机。

而她在中国,却常常因为,

自己的外国身份而遭受无端的猜疑。

解放前,工作单位怀疑她,

是共产国际的代表而解聘了她;

解放后,又多次成为被攻击的目标。


儿子与女儿


1968年,由于被怀疑是英国特务,

他被捕了,不到半个小时乃迭也被带走了。

他们被关押在同一所监狱,却无法相见。

他们要求乃迭去揭发杨宪益的罪行,

她无法理解:“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,

没有罪行,我非常爱他,怎么能揭发他?”



直到林彪事件后,

长达四年的牢狱之灾才终于结束了,

夫妇二人回到了熟悉的家,

可家早已变成耗子的乐园。

看着眼前凄凉的景色,

他苦笑着对她说:

“命运对你我太不公平……”

她只是深情一笑:“我不怕磨难多,

那是上苍在嫉妒我们的爱情太美。”



她真的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,

我爱你 ,

因为你比信念,

更能使我的生活变得无不美好,

因为你比命运,

更能使我的生活变得充满欢乐,

因为你,

我愿意爱这个让我不幸的国家。



然而如此美丽的爱情,

还是没能打动那个冷酷的时代,

他们的爱子杨烨才华横溢,

却被污蔑成英国特务,

受到周围人的嘲笑和批斗,

导致精神分裂,医治多年都没有好转,

最后竟在发病时浇汽油自焚而亡,

年仅三十八岁……


谁能想到,当年戴乃迭母亲,

撂下的气话,竟一语成谶。



老来丧子,不甚其哀,

儿子自杀这件事,对乃迭打击非常大,

她无法想象,在一个国家,

会发生这些光怪陆离的事情,

从此戴乃迭的身体每况愈下。


悲痛欲绝的两人常常在家对饮,

酒酣后就唱年轻时喜爱的歌曲,

唱着唱着,他哽咽了:

“我真想我们的儿子……”

她那地中海般湛蓝的眼睛,

也瞬间溢满了泪水,

可她仍不后悔当初的选择,她说:

“母亲的预言有的变成了悲惨现实。

但我从不后悔嫁给了一个中国人,

也不后悔在中国度过一生。”



遭受如此大的不公与磨难,

可他们还对那样的中国时代如此宽容。

他们说:那是一场闹剧,不值得再提。

晚年时,他们还一起,

把精心收藏的珍贵明清字画,

全部无偿捐献给故宫等处,

几十年间翻译出版的百十种著作,

也大多做了捐献。



而他们自己的生活,却简朴到了极点,

他们在外文局简陋的宿舍楼里住了40年。

自从儿子离世后,

乃迭这一病就是25年,

后来又得了老年痴呆症,

这25年的时间里他寸步不离地陪伴,

80多岁的他细心地照顾她,

吃饭时给她围上餐巾,

连哄带劝的一口口喂她。  

 乃迭这一辈子,也没有学会做家务。

他的母亲曾对人抱怨:

“我这个儿媳妇什么都好,

就是太不能干家务了。”

结婚几十年,

洗衣做饭这些事都是他在做。

尽管如此,

他却还是老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乃迭。


 他说:鲜花搬进屋子里是让我来养的,

女人娶进家门是让我来爱的。 

她爱了他一辈子,

他也宠了她一辈子。



由于疾病,当朋友来看乃迭时,

乃迭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。

但她总是微笑着,目光纯净,犹如婴孩。

大部分事情她都已遗忘了,

不过有些事情,她依然能明白记得:

比如自己从年轻时就爱恋的男人,

至今依然爱着自己。


可丈夫深情的宠爱,

还是没能留住她那微弱的生命。

1999年11月18日,

她在他温暖的怀抱里,

眷恋地闭上了眼睛,

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这个世界……


戴乃迭生前和杨宪益的最后一张合影


他曾时常念叨:

“ 乃迭,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。”

对他而已,乃迭是朋友,是知己,

是爱人,更是灵魂伴侣。

悲痛欲绝的他,在皓月下举杯,

为亡妻写下一首诗:

早期比翼赴幽冥,不料中途失健翎。

结发糟糠贫贱惯,陷身囹圄死生轻。

青春作伴多成鬼,白首同归我负卿。

天若有情天亦老,从来银汉隔双星。


乃迭先走一步后,

他的时间仿佛也随之凝固,

他停止了所有的翻译工作,

他的生命仿佛和她一起离去了。

面对所有的邀约,

他说:“她不在,我不出现。”

他的神情总是那么淡泊,那么平静,

像是看穿了周遭的百年事态。



他的生活,简单到几乎没有变化,

他常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

就是这么坐着,打发一个下午。

他抽最便宜的烟卷,

钟爱的酒已经被医生禁止,

他鄙夷电视节目的无聊,

而他的眼睛,也渐渐不能读书了……


杨宪益家中摆放的他与夫人的合影


他是“性情中人”,一生不喝茶,

不喝咖啡,不喝饮料,

但是烟不离手,酒不离口。

他最喜欢陶渊明的一句诗:

“天运苟如此,且进杯中物”,

这也是他对自己一生遭际的委婉解读吧!


有记者去采访他,问他是不是觉得,

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了意义,

他点点头:是。

记者接着又问:

你这样想,是因为夫人不在了吗?

他还是淡定地回答:

记者又问了一句:

“如果她还在你身边的话,你会怎么想?”

这一次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了,

片刻停顿后,满怀深情的说:

“那我会愿意再活100岁!”



鱼习惯水,而我习惯爱你,

只有你,会让我在这寒冷的世界里,

想起光辉,希望,醉人的美好......


曾经,郁达夫的侄女,

画家郁风专为戴乃迭画了一幅画,

画像上方留有两行小字:

“金头发变银白了,

可金子的心是不会变的。”


两颗金子般的心,

相知相爱,相伴相随,

造就了一段如金子般的美丽情缘。


2009年11月23日,

传奇天才,译界泰斗杨宪益辞世,

享年94岁……




“从来银汉隔双星”,

那银河或许能隔住他们的肉体,

却隔不开他们彼此相爱的灵魂,

更隔不开那无尽缱绻的思念,

现在他们相约一起回家了!


视频:大师回家,杨宪益戴乃迭,惟爱永恒!

评论功能已开通!

点击文末“写留言”,说说你的看法






欢迎分享朋友圈

关注这就是加拿大,及时掌握靠谱的海内外价值资讯



首页 - 加拿大留学移民网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