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平:在中印边境,我所见到和听到的故事

摘要: 无论动机如何,愿意沟通就是好事,有沟通就会有理解,有理解就会有友谊。

09-02 21:01 首页 大家


文 | 徐平


去年的夏天我是在西藏墨脱过的,那里奇异的风景和建设边疆的人们一直让人挂念。今年6月18日以来,印度边防人员非法越界进入中国洞朗地区,引发中印边境局势持续紧张,世界为之瞩目,国人更是群情激愤。墨脱的朋友来电话问会不会打仗,我断然回答说不会,至少短期不会再有中印战争。

中国与周边国家,大多已经划定了陆地边界,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。唯有中印边界的争端,由来已久,情况复杂,留下了东中西三段争议地区。二战后两个古老而新兴独立的东方大国,都在国家复兴的大路上争相迈进,历史的遗产很丰厚,历史的遗产也很苦涩。

今天,中国的发展给全球带来了活力和希望,印度也得利不少,两国贸易额在2001-2002年度还不到20亿美元,而在2015-2016年度则超过了700亿美元。2006年印度在华留学生人数仅有7190人,2016年达到创历史新高的18717人,位列在华留学生人数最多的国家第4名,十年增长超过160%。2015年印度来华旅游人数突破70万人大关,也比2008年增长了约30万人次。

我在飞机上曾经与一帮印度人坐在一起,当飞机降落时,他们围在窗户前对昆明的夜景啧啧称奇,如果看到北上广深的夜景,估计会更加赞叹。今年5月在中国上映的印度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更是尝尽了甜头,在中国内地票房(12.9亿)是印度本土票房(5.4亿)的2倍还多。连印度人使用的手机,有一半多是中国的产品。

我强迫并陪同孩子到电影院看《摔跤吧!爸爸》,倒不是为了励志,我告诉他印度是必须了解的国家,他和中国一样是文明古国,是佛教的发源地,又是中国的近邻,有圣雄甘地、诗人泰戈尔,还有支持过中国抗战的柯隶华大夫,和白求恩一样伟大,其实中国人对印度有一种天然的好感。印度被殖民几百年,英国人留下了西式政治制度、缓慢的火车以及破碎的南亚次大陆,更留下了一种日不落帝国“虎死不倒威”式的高傲。印度一直以东方大国自居,坚信21世纪是印度的世纪,更认为南亚次大陆是自己固有的地盘。18世纪以来英国殖民主义者通过旅游、探险、欺骗、收买、战争等手段,不断向北渗透扩张,把原属于中国西藏管辖的藏南地区不断蚕食,使其成为鸦片和茶叶的生产基地,又诱骗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非法的“麦克马洪线”协议上签字,侵吞中国9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。西部边境也属于中国西藏传统的阿里三围的范围,自古以来就与西藏同文同种。

我去的墨脱县,三分之二的县域和绝大多数人口都在印占区,著名的六世达赖嘛仓央嘉措的故乡,至今还被印度非法占领。

印度人继承了这笔非法遗产,但偷来的东西总是不踏实。他们在这些地区大力移民并村建制,从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上推行“印度化”,企图实现永久性占领。而中印之间居高临下的天然地理特征,加之1962年中国旋风般的打击,使印度更加缺少安全感,所以总是或急或缓、或明或暗地持续蚕食中国领土,恨不得将边境线推至喜马拉雅山脊。

1999年,我去西藏阿里地区扎达县的楚鲁松杰做社会调查,这是中印边境争端的中部地区,走到边境实控区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脊上一溜的印军碉堡,一直建到我方村庄的上面。

我们一行四人,都穿着鲜艳的羽绒服,背了一支临时从阿里地区武装部借来的冲锋枪,用以护身打猎,走在山谷里格外显眼。我们行进到山脚下时,印军如临大敌,立即跳进战壕用高射机枪向我们瞄准。当时要说不怕,那是吹牛,我稳住神对大家说:“别害怕,我们后面就是伟大的祖国!别让印度人笑话我们,要死也不能后背中枪。”祖国,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,立即让我们心里有了底气,腿肚子也格外有劲。我们迎着枪口,雄纠纠地一直走到河边,很自在地洗了个冷水澡,才慢悠悠地离开。

这个村子在印军的枪口下生活了几十年,传统的边境贸易还在偷偷摸摸地进行,要给守卡的印军十分之一的货物勒索才能通过。村子的八块传统草场被印军占领,牲畜一进去就被扣留没收,让这些半农半牧的村民生活极其困难。我亲自目睹村干部们一起讨论应对办法,个个愁眉不展,都希望国家能够给自己做主。但我们的边防军远在山北的那一边,只在夏季才到边境临时征马沿边境巡逻一圈,宣示主权。一到大雪封山之后,印军就大模大样地下到村里,要吃要喝。一家独居的家庭最靠近实控线,已经不堪其扰,想要搬到其他地方去,我们说你家在,中国的地盘就在,让他们全家感到无上光荣,一再表示要坚守祖国领土。

楚鲁松杰的交通,要经过坐车、骑马、步行,从阿里狮泉河镇出发,需要几天才能到达。翻越海拔6200米的普布拉山口最为困难,我是扯着马尾巴过去的,这是我一生中最艰难、也是最危险的一次旅行。

出山的时候,我们一天骑了11个小时的马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迷了路,反复在山冈和小溪里徘徊。后来我想起“老马识途”这句成语,告诫大家谁都别再打马,信马由缰自由行,果然这些常年往来于山路的马们,把我们带出了绝境。离别的时候,真有些依依不舍,在高原马真是不可缺少的工具。马不仅通人性,而且各有马脾气,还能够听懂人们的谈话。感兴趣的读者,可看我的著作《西藏秘境——走向中国的最西部》或《喜马拉雅最后的山民》,一定会让你对中印边境有全新的了解。


徐平《喜马拉雅最后的山民》,民族出版社,2004-1


政府一直努力打通这里的公路,但一场雪或一场雨,就会让半年的辛苦毁于一旦,到冬天是绝对过不去的。修好的所谓公路也是坎坷难行,对汽车毁损严重,路上抛锚是常见的事,因而这里的人也格外互助友爱。

我们乘坐的东风大货车,就好几次抛锚,总是有解放军或地方的过路司机帮助修理。半路上搭帐篷过夜,趟在石头枕头上数星星,被村姑强拉起来在车灯下狂舞联欢,想起来一切晃如昨天。在这里修路的山东包工头,带领各民族民工一直顽强奋斗,曾经给我们很大帮助,后来托我帮忙讨要拖欠的工程款,我却无能为力,至今疚歉于心。那位爱喝酒也爱唠叨的维吾尔族推土机手老白,一喝醉就拉着你聊个没完没了,他每晚都睡在驾驶室里,因为必须看好“国家财产”。


徐平《西藏秘境》,知识出版社,2001-3


长年生活在边境的军人十分艰苦,我专门去访问边防连。他们半年与外面有联系,半年靠储备物资生活,当时连队刚新修了营房,附设个不大的玻璃温室,部分解决了战士吃鲜菜的问题,连长一个劲地说比过去幸福多了。他父亲去世的时候,他拿着电报泪流满面,独自在山坡上烧纸磕头,自古忠孝不能两全。临别时还送我一箱水果罐头,这在维生素严重缺乏的高原是上好的礼品,小战士气喘吁吁地一直帮我扛到住处。那些可爱的军人们,就是这样默默地守护着我们祖国的和平与安宁。

去年在墨脱我也访问了部队,住的还是上世纪的旧营房,新营房正在规划建设,物资装备焕然一新,官兵待遇和生活水平也有很大改善。但比起印度自1962年以来的扩军备战,我们的一线兵力差不多只是对方的十分之一,力量对比十分鲜明。我访问过许多参加过对印自卫反击战的支前民工,他们至今引以为荣,一定会拿出当时奖赠的瓷缸笔记本奖状为证,西藏的民主改革让他们翻身作了主人,大家争先恐后踊跃支前,硬是靠着人背肩扛,骡马拉牦牛驮把弹药物资送上前线。一个壮小伙能背两发炮弹,通通两声就没有了,他们说那场仗打得不容易。


墨脱公路


墨脱公路控制性工程——嘎隆拉隧道


墨脱打通隧道,在2013年终于实现了全年通车,成为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。去墨脱的公路从海拔五千来米,几乎是垂直下降到一千来米,山腰的道路边立有独特的标杆,是防止大雪天汽车开到沟里去,穿越无数沟壑盘旋而下的公路,虽然飞瀑高挂景象万千,却是塌方泥石流等各种灾害频发之地,几十公里就要储备几台机械,时刻准备抢修,公路至今也只能说粗通而已。

难怪西藏交通厅8月20日宣布,今年要新开工建设30条边境公路项目,中国落后地区的交通条件已经普遍改善,边境群众当然也要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。要想富,先修路,墨脱公路虽是初通,几年时间就让墨脱成为西藏的亚热带明珠,崭新的县城要有尽有,商业繁荣,自驾旅游者络绎不绝,甚至还有宁夏的硒沙瓜卖,农民的住房已经改建第三遍,墨脱在半个世纪里不仅实现了社会制度的飞跃,更是从原始的采集狩猎经济跨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。我正在赶写墨脱的书稿,感兴趣的读者敬请等待。

1962年的中印战争,胜败自有公论。1999年在楚鲁松杰边境,我问老百姓中印军队的实力对比如何,他们毫不犹豫地说印军不行。举例来说,夏天解放军来的时候送的礼物是罐头食品,冬天印度兵来换酒喝,拿的是袋装酸菜辣椒。我用望远镜仔细观察过印方阵地,目睹前沿的印度士兵倦怠懒散,军官盛气凌人;也几度访问“听党指挥、作风优良、能打胜仗”的中国人民解放军,两者精气神的差距十分明显。且不说中国经济总量已经是印度的五倍,早就不是1962年的中国,看过朱日和的沙场阅兵,仅新装备就占四成以上。

中印两国同为文明古国,又是世界两个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,更是金砖五国的主要成员国,和则两利,战则两败。中国的战略要害不在西部,从来就不想以印度为敌,这从我们长期的中印边境布防就可以看出,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,未来战争的重点是海洋、太空和网络。历史上遗留的领土纠纷,是可以慢慢通过心平气和的商谈逐步解决的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回应印军撤军的用词是:“8月28日14时30分许,印方已将越界人员和设备全部撤回到边界印方一侧,中方现场人员对此进行了确认。中国军队将保持高度戒备,坚定捍卫国家领土主权。”同时也表明了中国的严正态度: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事关地区和平稳定,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。

我在墨脱的时候,每次站在奔腾的雅鲁藏布江边,看着江水咆哮翻滚南去,就觉得这条连通中印的母亲河,可以更好造福于两国人民。一查资料,果然西藏全区的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2亿多千瓦,约占全国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的1/3,排全国首位,主要集中分布在藏东南地区,其容量规模约是三峡水电站的5倍。其中仅雅鲁藏布江大拐弯段一处,可开发的水能资源装机容量达3800万千瓦,约占全国水能资源经济可开发量的十分之一。雅鲁藏布江沿着墨脱县境拐了个几字型的大弯,260公里长的大拐弯峡谷,河段落差为2350米,河弯直线距离仅35公里,如打一个巨型隧洞引水,可建世界顶级的水电站,墨脱水电站的装机容量可达三峡水电站的2倍。

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,正在进行经济结构升级和世界范围内的产业大转移,人口资源丰富而发展潜力巨大的印度,正好与中国可形成密切的互补关系。能源短缺是印度的短板,墨脱丰富的水电资源也可就近利用,如果两国都致力于和平发展,岂不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。

印度外交部已经表示,印度总理莫迪将于9月3日至5日前往中国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。我们期待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,这次厦门会晤取得成功,推动金砖合作在第二个十年达到更高水平。据印度的《印度快报》8月29日消息,洞朗对峙结束后,印度边防部队做了一个决定:新入伍人员必须强制学习中文。目前该部队已经聘请12名老师,希望可以让每个人都掌握五六十句中国话。无论动机如何,愿意沟通就是好事,有沟通就会有理解,有理解就会有友谊。同为数千年文明古国,两国人民自有沟通的智慧,两国的政要更应具备沟通的能力,两国的学者也要承担起沟通的责任。

【作者简介】

徐平 | 腾讯·大家专栏作者,中共中央党校文史部教授。


【精华推荐】

生于1962

我去过茂县山体垮塌那个村


 ·END· 


大家 思想流经之地
 微信ID:ipress 

洞见 · 价值 · 美感


※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《大家》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,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@foxmail.com


首页 - 大家 的更多文章: